学界动态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 学界动态

【中国网络文艺传统文化传承榜】《搬山》彰显的“人定胜天”思想

作者:来源:网络文艺编辑室 网络文艺日报时间:2017/9/6 11:44:08浏览:27

 2017-08-23 网络文艺编辑室 络文艺日报

书名中的“山”实际上是“仙”。作者认为,“神仙”这种物种实际上是天地之间的寄生虫,他们从人世间吸取天地菁华,却又统治压迫着人类;人类要想过上美好的生活,就必须把这些寄生虫消灭掉——所以,本书实际上是一部“反修仙”小说。尽管本书中的山并非“愚公移山”的山,但本书主角和愚公一样,所反抗的都是冥冥中所谓的“天道”,是那些试图让人类屈服的神灵。从这一方面说,本书正是我国传统文化当中“人定胜天”思想的继承者。


——编者按


《搬山》是2010年豆子惹的祸在起点发布的一部古典仙侠类网络小说,全书共473章,200余万字,堪称修真仙侠题材小说中的精品力作。据广电总局的备案,同名同内容电视剧已申请制作,定为60集,于今年6月开拍。


《搬山》讲述的是作为中土界面罪户之一的主角梁辛,把修仙者搬去其他界面的故事。梁辛搬山不是像“愚公移山那样,搬很多土、石头垒起来的大山”所谓的“山”其实是仙。一开始,梁辛在做苦力遇险时发现祖宗梁一二留下的搬山院,搬山院的使命便是将仙人搬离他们那个世界,说搬离实际却无法做到,只是用消灭修仙者的方式来斩草除根。

 

为什么要搬山呢?作者认为,“神仙”这种物种实际上是天地之间的寄生虫,他们从人世间吸取天地菁华,却又统治和压迫着人类。人类要想过上美好的生活,就必须把这些寄生虫消灭掉——所以本书实际上是一部“反修仙”小说

 

在梁辛发现这一事件前,作者对修仙者在梁辛所处的世界仗着能力所做的恶行也有铺垫。比如,修仙者打架不顾普通人死活;在梁辛挖恶土时有怪物来袭,修仙者看人差不多死光了才下来探查一番;为了铲断徒弟的俗事,修仙者要把他全家都杀掉。诸如此类,让梁辛在面对修仙者的恶意还是伙伴的帮扶、遵循祖宗遗愿的对立两面上,选择搬山,把仙搬走只留人的做法简直无需质疑。




在祖宗梁一二的遗愿逐渐被揭开时,那些促使梁辛搬山的助力也不断涌现。梁一二的鬼使、梁辛他老叔——风习习,世代追查梁一二被定为罪户原因并讲述梁一二事业的柳氏后人——柳亦,火尾天猿一族的首领并成为梁辛师傅的葫芦,梁辛的师傅兼干爹、同样不耻修仙者所谓断情方法的将岸。这些因为搬山与梁辛而汇聚到一起的人,必然是让梁辛在摆脱罪户身份后无法过上安稳日子的助力。

 

而就像《嘲笑鸟》中反叛军要选一个已经在十二个区都很火的icon一样,在《搬山》中最具代表意义的便是拥有梁一二血脉、继承他遗志的梁辛。

 

搬山中将修士修行划作七个等级:刮骨、掸心、声色、海天、玄机、逍遥、端茶。

 

梁辛作为一个搬山思想的继承者,还缺少搬山的足够实力。尽管他在一开头就用邪弓射出一箭击溃了欲杀曲青石的仙人,震惊了曲青石一下;尽管他在险境时因祸得福,吸纳了玉璧和石脉的真元,但还需要炼化——火尾天猿葫芦将他带到猴儿谷,教授修仙道知识并让他炼化真元,梁辛在猴儿谷与猴子打斗,练习身法、力气、应变,功法来自将岸的“天下人间”,还有可借可收的七蛊星魂。

 

最值得一提的是梁辛的功法“天下人间”。这一功法来自“生、老、病、死”四大奇术的融合,使用的均是名震中土界面的人:创立者是让邪道与正道得以分庭抗争的老魔君将岸;领悟升级版“天下人间”,风头过胜导致邪道被正道灭的只留下点隐姓埋名力量的是大魔君谢甲儿;平定邪正两道对打导致凡人遭殃,创立九龙司与搬山派兼梁辛祖宗的梁一二。



 

功法的内容也颇具哲学意义,梁辛在探将岸所处的怪物洞时,将岸将这一功法传授给他。他创立“天下人间”的原因,与正邪两道之争关系不大,而来自他做凡人那几世的记忆——受母亲之爱所悟出的“来不及”。而这也与梁辛认为的“即使修仙,也可以有情”的想法相似。

 

中土界面中,修仙者把凡人不当回事的原因就在于此。修仙者的能力与寿命远超凡人,自然情感上也得不受干扰才能显出些不同,对凡人生命的践踏既能体现出他们能力的优越,也显示出不可亵渎的超凡地位。这在许多修仙小说中都有体现,将修炼中所遇到的情感桎梏视作心魔,只有克服心魔、获得能力上的突破才能飞升,而心魔往往是他们作为凡人时的遭遇再现。而与修仙者能建立长期关系的,也多为拥有和他们一样能力的人。

 

本书中对神仙道术的深恶痛绝,无疑来自于中国文化当中“人定胜天”的观念。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主角永远都是人类自己,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神灵。即使在上古神话当中,我们的祖先依靠的也是自己的一双手、两条腿,以及智慧和勇气。

 

天上有十个太阳,就把其中九个射下来;天塌下来了,就想办法补天;大洪水来了,就想办法治水……我们的先民对待神仙的态度,就像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也正因为这样,我们中国才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宗教传统的文明古国。不是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我们信仰的正是我们自己、堂堂正正的人类自己。

 



梁辛想搬的,不止是缺少飞升通道而滞留在中土界面仙人,而是这种视凡人为蝼蚁的意识形态。这不仅出现在仙人手中,同样出现在中土界面的掌权人手中。例如,即使是九龙司创始人、曾辅佐皇帝平定天下,有大能力、高声望的梁一二,一朝认定为有罪没洗白,300年后的后代依旧被定为最不入流的罪户。

 

在梁辛拥有了足够对抗修仙者的能力与组织时,他发现修仙者滞留的原因,以及自己也不是梁一二的后人。梁一二是上界修士派下来的第12人,前头共有11人都没完成堵路杀人任务。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中土界面修士在凡人中间作威作福地掉份,也不想这些人飞升上界。当中土界面修士都玩完了,梁一二才有机会乘坐飞舟返回上界。也就是说,梁一二搬山的目的并非全出于维护中土界面凡人生存平衡的大义,更源于他自己的利益——飞升不仅让修仙者身死,更是以此恐吓凡人不敢修仙。

 

知道这一情况后,梁辛的想法有了改变。若说以往还有点无路可走遵循遗愿而搬山的话,这时的搬山更出于他的个人决策。


 

凡间以人为本。所有的感情都来自‘身边人’,老蝙蝠如是、梁辛如是、天下人皆如是。当年老蝙蝠道心崩碎是因为人情;如今接踵而至的三个契机,也都套着浓厚到无以复加的人情。人情之下,又有悲凉、欢喜、大唏嘘,循序渐进。由此梁辛对‘人间道’的感触,也一次比一次更强烈,在最后终于达到了极致。

    

三个契机都与生死无关,只有因果的环环相扣和命运的不可捉摸……

    

梁辛悟‘道’的根本,是对命运有了敬畏之心。但这份敬畏,并不是‘听天由命’,更不是‘命中注定’;在他眼中,‘命运’的概念是‘想不到’。(摘自第369章《一重因果》)


梁辛在思想的巨大变动后悟出了天下人间的“想不到”,其中蕴含着万物动态变化的缘由。而原本的“来不及”则促使他去了解与运用这一切变化。万物不变的就只有不断改变。而他也认清自己所为的,不是那先祖遗命,尽管到达这一境地的大部分因缘是因为他和那些因为他而聚集在此的人,他终究是为他自己。 




 

梁辛不知该怎么去说,不是迷茫不清楚,而是不知如何去表达。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三个字罢了:身边人!

    

这才是真正关键所在。

    

身边人,才是自己‘事事有趣’的基础、活得快乐的原因。

   

梁辛是为‘自己’而活,但是这个‘自己’,并不是单单指着他一个人。每一个他重视的、他关心的人,都已经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也正因如此,他才变得‘完整’,才会去拼去追去不甘。

    

梁辛经历过的每一件大事,都是因‘身边人’而起。

    

梁一二身后留下的影响,让梁辛的许多经历都改变了发展的方向,梁辛的生命轨迹也随之一起改变,可‘先祖’的影响,只是一个‘扭转’、一个‘改变’,却并不是这些经历、大事生的根本。(摘自307章《祥光千里》)


梁辛从一开始也没循着梁一二的老路走,尽管他们功法相同,又同有搬山的想法。梁一二的行动注重的始终是飞升成仙,而梁辛的行动则是为了身边人。

 

起因的不同,让两人的搬山结果走向不同的方向。梁一二思考国家政权、事故恐吓,如何从源头解决修仙者的从1到0;梁辛则思考如何把这群修仙者的修仙轨迹修正为原来的道路,把他们与凡人分离开,各过各的日子。

 

一个是维稳,一个是疏通。两人走向的结果也不同,梁一二身死,梁辛重启到上界的通道,规划修士的升仙与历练之路,将搬山这件事做成了。作者豆子惹的祸则在完本感言里说:“关于搬山……到处都是山,人活着,睁开眼睛,前面是山;闭上眼睛,自己也是一座山,又哪能搬得完呢。”

 

确实,这世间永远有搬不完的山,我们和主角一样,也要加油努力啊!




《搬山》中梁辛搬的是修仙者,修仙者搬的是七情六欲,上界修士想搬的是中土界的修士。人在生活,只要有山,搬山就永不会停止。当梁辛开始自创功法时,尽管前路可能失败,终究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他所享受的搬山过程、身边人观点的左右,是他动摇与变化的原因。

 

两厢比对,对于已经变化的时局,原来已经被实践的成功方法反而成为阻碍,突破阻碍的倒有可能成功,固守其中的只能随波逐流。群雄纷起、时局动荡时,将身边人联系到一起、掌握天下人间的梁辛,也就拥有了颠覆时局的力量,梁辛的搬山就水到渠成了。

 

尽管《搬山》一书中所说的“搬山”和《愚公移山》并不完全相同,但是在精神实质上却颇有相似之处。本书主角和愚公一样,所反抗的都是冥冥中的所谓“天道”,都是那些试图让人类屈服的神灵。从这一方面说,本书正是我国传统文化当中“人定胜天”思想的继承者。


[本期榜评执笔人为粉丝评论家“染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