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 学界动态

讨论《全职高手》的起点是不去讨论它本身

作者:高寒凝来源:媒后台时间:2017/9/6 11:32:45浏览:13

2016-02-10 高寒凝 媒后台

导语

在去年的11月至12月,媒后台的男频周报栏目集中推送了网络文学课堂上同学们对于《全职高手》的点评。作为《全职高手》的死忠粉丝,高寒凝博士从粉丝文化与同人写作的角度探讨了这部作品。

之所以将本文放在今天刊发,是因为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哦!(结尾有彩蛋!)

抱歉当了一次标题党。

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对《全职高手》(以下简称《全职》)有什么意见,而是在笔者看来,比起解读这部长篇巨著的文本本身,关注围绕它而展开的一系列同人生产反而是更有趣的选择。

 另一重世界:同人作者、读者眼中的《全职》

在《全职高手》的同人创作中,最主流的部分显然是耽美同人。《全职》之所以能引发腐女的创作热情,一个重要的也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便是提供丰富的人物设定,而人物与人物之间又能产生诸多可见或不可见的黏着关系、情感模式。这一系列人设与情感模式足以为同人创作提供所需的切入点、材料和数据库。

因此,在同人作者(读者)的眼中,《全职》的文本可能呈现出与其表面形态完全不同的剖面。

下面就用批注的形式,以同人作者(读者)的视角来分析一段文本。

这一段文字是小说中两位男配角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对手戏,此前喻文州刚刚察觉第十区的神秘账号君莫笑的背后就是男主角叶修,而黄少天曾背着自己帮助叶修刷副本纪录。

喻文州这边,回过身来,看到黄少天正回自己的房间,连忙出声喊了一下。

“干嘛?”黄少天应着。

喻文州过来,却是和黄少天一起进了他房间。(喻文州进黄少天房间并没有征得黄少天的同意,黄少天也并不觉得奇怪。这暗示某种亲密关系,或许是兄弟情谊又或许是腐女热衷YY的基情。)

喻文州站在一边的桌旁拿着桌上一个笔筒把玩:“上次和嘉世比赛的时候,晚上你好像有出去啊?”(普通视角:注意把玩这个词,喻文州进入黄少天的私人空间,未经允许“把玩”他的私有物。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可以视为他们亲密关系的进一步佐证,也可以视作喻文州正试图通过随意处置黄少天私人空间里的私有物品,来间接向他施加压力,暗示自己对他的控制权和支配权。而这一点已经被很多同人作者把握到,并对这个笔筒追加了更多的设定。如喻黄同人《如果的事》中,就将笔筒设置为喻文州在青训营时期送给黄少天的生日礼物。这一同人二次设定进一步加重了这个举动的控制和暗示意味,与后文中喻文州向黄少天进一步“逼供”与“施压”的情节更有力地勾连起来。腐女视角:捉奸。

   “咦,有这回事吗?那一天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黄少天身为一个机会主义者,不放过任何一个蒙混过关的机会。)

   “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喻文州问。(看透了一切的喻文州因为已经有严密的推理作为基础,干脆直接挑明。腐女视角:捉奸,吃醋。)

    黄少天没吱声。(在一个非常具体的指控面前,他既不愿撒谎,也不愿立即承认自己的过失。)

   “时间和那个副本记录时间很吻合,那队里那个剑客流木,就是你吧?”喻文州说。(更加具体的、有证据的指控和施压。)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继续抵赖,但精神防线已经被击溃。)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呵呵”表明喻文州明白黄少天已经认栽,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承认。而喻文州也理解他的心情,不打算逼得太紧,于是迅速转移话题,并且转移立场。如果说之前的对话是追问黄少个人的过失,那么询问对手的秘密武器就是站在团队利益的立场上要求黄少为团队提供情报了。)

    黄少天的神情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毫无疑问,就如我先前所说,就是专为散人而做的武器。”(黄少天立刻意识到谈话立场已经改变,态度也随之变化。这是两人的默契和职业素养。腐女视角:磨人的小妖精逃不过霸道总裁的手掌心。)

   “攻击力呢?”

   “绝对的银武水平。”

   “有什么特别属性?”

   “没看出来。看起来似乎是没有。”

   “攻速呢?”

   “各种形态都是统一的,应该是5的攻速。”

   “有哪些形态?”

   “从他用过的技能来看,全职业都已经包括进去了。”黄少天说。

“等级呢?”

   “他应该有把握提升的 ”黄少天说。(一系列快问快答,没有任何迟疑,可见喻文州想要的情报黄少天早已仔细观察清楚,进一步写两人的默契和职业素养。)

   “这样的武器,再加上叶秋,看来是有机会看到真正的散人了。”喻文州感慨。

   “不过至少也得要一年以后。”黄少天说。

   “散人么……”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这段对手戏很好地展现出了喻文州与黄少天之间的情感模式,即喻文州对黄少天有分寸的控制和黄少天明明被控制却并不反感,反而格外信任、尊重喻文州。对这种情感模式的思索与把握正是同人作者(读者)所要处理和思考的核心问题之一。

以上只是500万字的《全职》中短短的几百字,类似的剖析与解读在同人作者(读者)中间每天都在上演,并环环相扣连缀成无尽的(被刻意过度阐释的)庞大数据库。

同人创作的一个面向:模块化写作

这一套庞大而完善的数据库为同人创作提供了养料和资源,令众多同人作者能够方便快捷地借原作酒杯,浇自己块垒。在大量《全职》的同人小说中,有些只取原作几个角色,虚设出一段爱恨纠缠,意在讨论婚恋问题;有些则自设背景,以原作人物为线索,写饱含异域色彩的风土人情小品文;更有一些作者将同人小说写成了女性主义文本,探讨现代职场女性的生存境遇。

同人当然不必一定要对原作进行拙劣模仿或亦步亦趋,它同样可以表达自我的欲望、深情和思索。(西方世界的现象级小说《五十度灰》就是《暮光之城》的同人小说。)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有表达的欲望,为什么不写原创而非要创作同人?

如果将原创剧情、原创人物的写作比作用黏土制作雕塑,那么同人写作就是在用积木和模块(这些积木和模块包括完整的人物设定、情节、桥段等)制作雕塑。在这个手工业慢慢消逝的时代,也许文字创作也在悄然经历某种工业化变革。(事实上,这个时代最大众的媒介形式和艺术形式都是高度工业化的,如电影、电视剧、游戏。写小说的人才是少数派,是发达工业时代的手工业者。)用积木搭建雕塑简易、速成,成品的精致程度自然不能和黏土雕塑相提并论,但对基本属于私人写作的同人创作本无需苛责过甚,而其背后蕴含的、无功利的创作与表达的欲望,也理应得到尊重。

原创性的写作是在用词语进行表达,同人写作只是将这个最小的结构单位从词语换成数据库里的人设与桥段。从这个角度出发,《全职》作为一个精巧的积木匣子,当然也理应获得赞美,但同人创作作为经过创造性重构的积木雕塑作品,在某种意义上,却具有更为广阔的讨论价值。

同人生产对既有秩序的颠覆,意味着它不再是纸媒文学的作者中心和作品中心的结构,也不是网络文学弧状、网状即时交互的,每个读者都获得主体性的结构。而是每个“参与者”(已无法用读者或接受者来命名)遵循个体欲望,在某个特定的源文本内部游走、寄生,攫取养分、材料、数据,洞穿它、肢解它,借此完成自我表达和自我建构。而源文本的完整性、神圣性则无人在意。

同人创作的另一个面向:欲望的私人订制

除了模块化的写作,同人创作最直接最原始的驱动力更多地来自对原文本的不满足。这种不满足意味着你总是忍不住要去追问贾宝玉为什么不能和林黛玉白头偕老或者为什么不能和薛宝钗白头偕老或者为什么不能和史湘云白头偕老……

是Why not……和If……then……

这就是单义的单线的文本与人民群众巨大差异化的需求之间的矛盾。

以此为生长点,在《全职》的同人创作中,自然也并不缺乏类似的作品。(诸如复活某个死去的人物或者让某个没拿过总冠军的人物登上领奖台)但比弥补缺憾本身更重要的是,这些缺憾背后所指代的欲望的千人千面。

笔者曾持续三个月以上的时间,每天逐一阅读网易博客平台lofter当日更新的所有全职同人文(集中在笔者订阅的几个CP上,每天更新数约在30~50篇,而在lofter上搜索“全职高手”可得20余万条参与,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同人小说)。三个月之后,笔者发现在这些文本中,很难找到一个绝对的共性,反而越来越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同的人,那么多不同的欲望。而在这些欲望的背后,则清晰可见作者们不尽相同的学科背景、情感倾向、价值观、婚恋观、审美……而这一切,仅靠一个单义的文本,远远无法满足。

这些极端差异化的叙事令笔者意识到,同人文化的野蛮生长意味着边缘群体(例如腐女们)正在用这种“差异性”抵抗某些内含着文化霸权的“普世价值”。意味着许许多多不那么普世的价值得以被放大,巩固,发出自己哪怕十分微弱的声音。意味着千千万万缝隙处的、边缘处的、无声的沉默的灵魂在昭示自己的存在。意味着不苟同于某种整一化的审美价值的人们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彼此或独善其身。

同人文化在新媒介时代的迅猛发展,有赖于互联网为无数人提供了几乎零成本的表达空间,而这些肆无忌惮的表达与欲望生产,以海量的文本在最大程度上满足了大多数人极端差异化的欲望。这种满足形式意味着欲望的私人订制或自我定制,而不是每个人都穿一模一样的均码服装,捉襟见肘。

综上所述,笔者以为,唯有当我们将《全职高手》的文本置于身后,更多地考察它的同人创作和同人生产,才能为讨论《全职高手》的巨大价值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文/高寒凝

编/王恺文